广告位招商电话:0937-2682656 酒泉日报社
    文学 > 散文
    话说漳盐
      2018年07月27日 18:43:48
      来源:中国酒泉网
      作者:陈新民
      •  
          话说漳县,不能不说漳盐。事实上,这个地方正是与它的盐业一道走进历史的。秦以前,这一带是西戎部落属地,出产的食盐被称为“戎盐”。据县志记载,周朝时,秦国就在盐井设置“盐川寨”,这是漳县最早的县级建置。设置此间,首先着眼于独特的盐业资源。其次是战略位置,最早县名为障,寄意西部陲障。

        漳县盐史馆大殿里有一口古井,据说是中国北方最古老的盐井之一。我慕名而去,只见井壁似硅化木砌成,看起来木纹犹现,敲之铮铮若磬。从井口往下看,幽幽反光像是折射着更为久远的历史。

        西汉初年,皇姓豪门刘氏家族来此垄断了盐业生产。从此,盐川“地向系刘姓私业”。盐川遂成河东地区的重要产盐地。汉武帝元狩4年(公元前119年),国家实行盐业专卖,汉王朝在全国28个郡设置了专职盐官,漳县盐产归陇西郡盐官管理。后来,东汉章帝建初元年(公元76年)始设县置,治在盐川,名障县。北魏改名彰,唐改武阳、明代以降,一直名漳县。但秦时的盐川地名,却作为此地别称一直沿用至今。

        工商业空前兴盛的明代,漳盐得到长足发展。洪武年间,官府加强了盐业管制、重修了盐法;明确漳县盐业归陕西临州盐课司管辖。当局规定六十五家开炉煮盐,正式颁发了注册为“漳贵宝”的营业执照,并指定了由四大家代理盐民的税赋事宜。漳盐产量当时已达51万余斤,到万历年间又上升到180余万斤。从此,“漳贵宝”品牌响亮的声名,在甘陕两省数百年历史长河中引起久久的回音。

         盐业经济促使大山深处的盐井成为陇上一大名镇。明清时期,镇里的六条街道自半山通向漳河边,五大市场从河滩伸进街坊。柴市日复一日吞吐着大量燃料;人市流动着各行各业能工巧匠;旅店市迎送着四面八方商贾贩卒;日杂市周转着生活资料;盐市集散着商品盐。陕南的马帮,豫西的货担……带来了江南的春茶,关中的土布……运走了如雪似银的“漳贵宝”。

        盐井古镇成了远近闻名的不夜城。井台上水车隆隆灯光灼灼,烧坊里炉火熊熊雾腾腾,街巷间驼铃声、马蹄声、叫卖声、弹唱声不绝于耳直至东方即白。

        一业兴了百业旺。镇上五行八作相继兴起,三教九流竟显身手:行医的、教武的、说书的、卖春的、求神问卦的、开设赌场的,等等。凡旧时代江湖有过的行业这里几乎都有,别处没有的这里也有,比如“装烟客”。

        所谓“装烟客”,就是以给作坊工匠点烟为业者。他们手执四尺长的旱烟带,不分昼夜在各作坊转悠。盐师傅操作在水气浓重的锅台边,双手始终不得适闲,想过烟瘾怎么办?直消一个眼神过去,“装烟客”立马把烟嘴塞进盐师傅的唇间,随即用麻杆从灶口引火点燃烟锅里的旱烟。事毕,盐师傅顺手抄起一搅板盐抛进“装烟客”的提篮,交易随即结束。

        当地人把围绕街市讨生活的人称为“啃街道的”。因为发达的工商业提供了较多的谋生机会,连镇边的漳河滩被也称为“银钱滩”,足见小镇非凡的吸引力。漳盐产业,打开了漳县的山门,盐井古镇(始设县置到明洪武二年县城一直在此)以无所不容的开放态势,迎来了众多的外地商贩和能工巧匠参的开发经营,先后有八个省十几个县的行商先后在盐井镇安身立命。

        清代官府采取限额分配销售的办法,共发销盐执照3622张(每照供盐200斤),其中2771张发往今天的定西、白银、天水、陇南、甘南各县,还有远销陕西的。以盐井为中心,伸向各地的销售线路如辐展开,条条山道上络绎不绝的运盐者曾为漳县一景。著名史学家顾颉刚1937年考察盐井后写道:“镇上贸易繁盛,远胜县城。”从漳县至岷县道中,他看到:“一路南行者为背火盐之使役”因此感慨:“但望开辟道路,广其销售。”

        盐井也是中国共产党前进历程中的一个重要节点。

        1936年八、九月间,红军长征路经漳县,徐向前率四方面军前敌指挥部机关曾驻扎盐井镇四十余天,在盐井成立了以张崇仁为书记的中共第一届漳县县委。短短的四十余天,县委和苏维埃政府及时组织盐民恢复生产,有效地解决了部队和群众需求,也给部队筹措了经费。漳盐,曾为处于低谷中的中国革命做出过贡献。

        旧法烧熬的漳盐,产品分为三种:上品为“火盐”也称砖盐,是把煮出的盐液倒入模具以火焙干而成。重12两(旧秤)的每块盐上铸有盐户字号,这既是产品的商标,又像艺术作品的落款。顾颉刚一路见人背运的就是这种“火盐”。“火盐”一般用于远销。还有一种不经火焙含水分较多的银锭状的十斤一砣的块盐为“结盐”,“结盐”多就近销售。当地人食用的则是熬成后直接盛于容器销售的“软盐”。因煮锅破裂漏出偶然得之的珊瑚状盐块俗称“盐娃娃”。“盐娃娃”据说对腹胀胃疼有特殊疗效,现在存留的已很少,有人作为观赏品收藏着。

        曾几何时,开放交流带来的繁盛又失落于官府腐败和苛捐杂税,衰落于地方的封闭和固守。“漳贵宝”创业者的豪迈意气隐退到历史深处,小农意识和“啃街道”心态顽固地滞绊着人们前进的步伐。驻足漳河岸边,遥想古镇当年,很有些“雾失楼台,月渡迷津”之感。

        漳盐开发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进入黄金时期。一座现代化制盐企业——甘肃真空盐厂已崛起于盐川古镇。在这里,“漳贵宝”的传人们正用现代科学技术生产着“堆银”牌优质保健盐和盐化工系列产品。单就食盐产量,今天“堆银”年产已近二十万吨,一年胜过“漳贵宝”多少年?平均每天有几百吨漳盐被汽车、火车远远不断运往陇中、陇东、陇南、陕西关中的几十个县市,走那 盐

        话说漳县,不能不说漳盐。事实上,这个地方正是与它的盐业一道走进历史记载的。秦以前,这一带是西戎部落属地,出产的食盐被称为“戎盐”。据县志记载,周朝时,秦国就在盐井设置“盐川寨”,这是漳县最早的县级建置。设置此间,首先着眼于独特的盐业资源。其次是战略位置,最早县名为障,寄意西部陲障。

        漳县盐史馆大殿里有一口古井,据说是中国北方最古老的盐井之一。我慕名而去,只见井壁似硅化木砌成,看起来木纹犹现,敲之铮铮若磬。从井口往下看,幽幽反光像是折射着更为久远的历史。

        西汉初年,皇姓豪门刘氏家族来此垄断了盐业生产。从此,盐川“地向系刘姓私业”。盐川遂成河东地区的重要产盐地。汉武帝元狩4年(公元前119年),国家实行盐业专卖,汉王朝在全国28个郡设置了专职盐官,漳县盐产归陇西郡盐官管理。后来,东汉章帝建初元年(公元76年)始设县置,治在盐川,名障县。北魏改名彰,唐改武阳、明代以降,一直名漳县。但秦时的盐川地名,却作为此地别称一直沿用至今。

        工商业空前兴盛的明代,漳盐得到长足发展。洪武年间,官府加强了盐业管制、重修了盐法;明确漳县盐业归陕西临州盐课司管辖。当局规定六十五家开炉煮盐,正式颁发了注册为“漳贵宝”的营业执照,并指定了由四大家代理盐民的税赋事宜。漳盐产量当时已达51万余斤,到万历年间又上升到180余万斤。从此,“漳贵宝”品牌响亮的声名,在甘陕两省数百年历史长河中引起久久的回音。

         盐业经济促使大山深处的盐井成为陇上一大名镇。明清时期,镇里的六条街道自半山通向漳河边,五大市场从河滩伸进街坊。柴市日复一日吞吐着大量燃料;人市流动着各行各业能工巧匠;旅店市迎送着四面八方商贾贩卒;日杂市周转着生活资料;盐市集散着商品盐。陕南的马帮,豫西的货担……带来了江南的春茶,关中的土布……运走了如雪似银的“漳贵宝”。

        盐井古镇成了远近闻名的不夜城。井台上水车隆隆灯光灼灼,烧坊里炉火熊熊雾腾腾,街巷间驼铃声、马蹄声、叫卖声、弹唱声不绝于耳直至东方即白。

        一业兴了百业旺。镇上五行八作相继兴起,三教九流竟显身手:行医的、教武的、说书的、卖春的、求神问卦的、开设赌场的,等等。凡旧时代江湖有过的行业这里几乎都有,别处没有的这里也有,比如“装烟客”。

        所谓“装烟客”,就是以给作坊工匠点烟为业者。他们手执四尺长的旱烟带,不分昼夜在各作坊转悠。盐师傅操作在水气浓重的锅台边,双手始终不得适闲,想过烟瘾怎么办?直消一个眼神过去,“装烟客”立马把烟嘴塞进盐师傅的唇间,随即用麻杆从灶口引火点燃烟锅里的旱烟。事毕,盐师傅顺手抄起一搅板盐抛进“装烟客”的提篮,交易随即结束。

        当地人把围绕街市讨生活的人称为“啃街道的”。因为发达的工商业提供了较多的谋生机会,连镇边的漳河滩被也称为“银钱滩”,足见小镇非凡的吸引力。漳盐产业,打开了漳县的山门,盐井古镇(始设县置到明洪武二年县城一直在此)以无所不容的开放态势,迎来了众多的外地商贩和能工巧匠参的开发经营,先后有八个省十几个县的行商先后在盐井镇安身立命。

        清代官府采取限额分配销售的办法,共发销盐执照3622张(每照供盐200斤),其中2771张发往今天的定西、白银、天水、陇南、甘南各县,还有远销陕西的。以盐井为中心,伸向各地的销售线路如辐展开,条条山道上络绎不绝的运盐者曾为漳县一景。著名史学家顾颉刚1937年考察盐井后写道:“镇上贸易繁盛,远胜县城。”从漳县至岷县道中,他看到:“一路南行者为背火盐之使役”因此感慨:“但望开辟道路,广其销售。”

        盐井也是中国共产党前进历程中的一个重要节点。

        1936年八、九月间,红军长征路经漳县,徐向前率四方面军前敌指挥部机关曾驻扎盐井镇四十余天,在盐井成立了以张崇仁为书记的中共第一届漳县县委。短短的四十余天,县委和苏维埃政府及时组织盐民恢复生产,有效地解决了部队和群众需求,也给部队筹措了经费。漳盐,曾为处于低谷中的中国革命做出过贡献。

        旧法烧熬的漳盐,产品分为三种:上品为“火盐”也称砖盐,是把煮出的盐液倒入模具以火焙干而成。重12两(旧秤)的每块盐上铸有盐户字号,这既是产品的商标,又像艺术作品的落款。顾颉刚一路见人背运的就是这种“火盐”。“火盐”一般用于远销。还有一种不经火焙含水分较多的银锭状的十斤一砣的块盐为“结盐”,“结盐”多就近销售。当地人食用的则是熬成后直接盛于容器销售的“软盐”。因煮锅破裂漏出偶然得之的珊瑚状盐块俗称“盐娃娃”。“盐娃娃”据说对腹胀胃疼有特殊疗效,现在存留的已很少,有人作为观赏品收藏着。

        曾几何时,开放交流带来的繁盛又失落于官府腐败和苛捐杂税,衰落于地方的封闭和固守。“漳贵宝”创业者的豪迈意气隐退到历史深处,小农意识和“啃街道”心态顽固地滞绊着人们前进的步伐。驻足漳河岸边,遥想古镇当年,很有些“雾失楼台,月渡迷津”之感。

        漳盐开发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进入黄金时期。一座现代化制盐企业——甘肃真空盐厂已崛起于盐川古镇。在这里,“漳贵宝”的传人们正用现代科学技术生产着“堆银”牌优质保健盐和盐化工系列产品。单就食盐产量,今天“堆银”年产已近二十万吨,一年胜过“漳贵宝”多少年?平均每天有几百吨漳盐被汽车、火车远远不断运往陇中、陇东、陇南、陕西关中的几十个县市,走向千百万人的餐桌。

        注:本文最先发表于《光明日报》后转载于《甘肃地方志研究》《甘肃日报》《定西日报》《漳县县志》《漳县史话》等。
          

          酒泉网 | 备案号:陇ICP备11000709号-1 | 招聘信息 | 服务条款 | 法律顾问 | 联系我们 | 投稿信箱 | 办公
          CopyRight 2010-2015 wwww.chinajiuquan.com Corporation,All Right Reserver
          甘肃省酒泉市委宣传部主管   甘肃省酒泉市酒泉日报社主办   酒泉市新城区神舟路27号
          甘[2010]00001号  00125001   互联网新闻服务许可证号:6201025
          78.0002毫秒,文章生成成功! 页面内容载入: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