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招商电话:0937-2682656 酒泉日报社
    文化 > 地理
    定西中山垒遗址: 见证了徐达王保保的双雄对决
      2018年10月10日 14:56:42
      来源:中国甘肃网
      作者:佚名
      •  

        中山垒位于距离定西火车站西北约3里处的关川河西岸,元末明初,明朝名将徐达和元军最后的将星扩廓帖木儿(王保保)决战沈儿峪,两军对垒时,徐达修此垒,亦名点将台,相当于军事指挥所的性质。

        9月下旬,记者在定西市采访,行走到关川河附近的关川路上,在婆娑绿柳间,无意间看到一座青砖砌就的高台耸立在街道中心,隐隐地,可以看到高台的墙体上有锯齿状的城堞出露,这是仿古建筑?还是历史上某个朝代的遗存?

        心中疑惑,询问一位路人,他说,这是当年朱元璋麾下大将徐达的点将台,也叫中山垒,算是古战场遗址。但记者从远处看去,土垒变砖垒,不像古战场,没有一点遗址的味道。

        难道在这里,真的发生过一段风云激荡的大战?

        来到高台的背面,在高大的墙体之下,看到一个石碑状的标志牌,上面镌刻着“中山垒遗址”五个字,绕行到点将台的正面,记者的视线立刻被一组青铜雕塑吸引住了,台下有一个方形的水池,中央是青铜战车,四匹形体健壮的战马拉着战车行进,那跃跃欲试的样子,好像一声令下,就会撒开四蹄,腾空而起,载着主人踏上征程;再往台上看,台分两层,中层两边各塑有一面青铜鼓,让人想到评书里大战之前擂鼓聚将、金帐议事的回目,台的最高处,矗立着一根旗杆,旗杆之下,站着一位狞髯张目好不威猛的古代将军,他手指前方,似乎在向千军万马厉声怒喝……

        他自然是明军的战神:徐达徐将军。

        至此,终有点金戈铁马的意味了。

        从“中山垒”遗址的标志牌得知,这组青铜雕塑表达记述的正是元末明初,发生在今天定西境内的一场焦点战役——沈儿峪之战。

        明太祖洪武二年,元朝将领扩廓帖木儿(王保保)兵袭兰州,继而南侵。次年正月,屯兵于巉口、车道岭一带,威胁明朝西部地区的安全。

        朱元璋命大将军徐达再次西征,以荡平元朝残余势力。洪武三年三月底,徐达率军抵达安定州。两军各以10万之众隔沟分屯于安定州城北沈儿峪对阵决战。徐达在今定西市安定区福台村筑“点将台”,以号令指挥三军。

        沈儿峪大战在历史典籍中多有记载,但它发生的地点究竟在哪里却让专家一头雾水,他们持有四种说法谁也说服不了谁。一说认为,在定西巉口、车道岘之间;二说在安定区福台墩的大涧沟一带;三说在安定区称钩驿道回沟一带;另一种认为,在安定区鲁家沟乡的大涧沟一带。

        650年过去了,山河变易、人烟稠密,这的确难以考证,好在还有一座点将台存在,可以发怀古之幽情,如同被青砖包裹起来的曾经的土垒,那段风云际会的故事会是怎样的呢?

        1368年元廷退回蒙古草原,元惠宗退至上都,隔年又至应昌。他继续使用“大元”国号,史称北元。当时北方除了元惠宗据有漠南漠北,关中还有王保保驻守甘肃定西,此外北元还领有东北地区与云南地区。

        与徐达对决的王保保在元末确实是一条好汉,元朝各路将领被朱元璋打得或死或降的情况下,唯独他能屡败屡起、愈挫愈奋、至死不降,其坚强的气节令人赞叹。难怪朱元璋要赞叹“扩廓未可轻也”。“吾不能臣王保保,其人奇男子也。”论其军事才能,在元末诸将中也是首屈一指的。徐达打遍天下无敌手,唯一的败仗就是栽在他的手里。王保保的谋略和徐达相比若何,暂且不论,就说两人掌军的情形也大不相同。徐达的明军众志成城,目标一致。而王保保却是受到多方掣肘和猜忌,“功虽高,起行间,聚至相位,中朝旧臣多忌之者。”

        “达到定西,扩廓退屯沈儿峪,进军薄之。隔沟而垒,日数交。”

        两军相持不下,徐达心生一计,他做了一回“土木工程师”,让手下的军士修建了这座“高三丈,阔六丈,广八丈,周一里余。上可坐千人,下可屯万骑”的战垒。这一垒,稳住了明师阵脚,突破了元军在沈儿峪的第一道防线,继而进兵到平西砦(今鲁家沟)一带,然后横扫屯于车道岘(今车道岭)的元军,以泰山压顶之势大败元军。“擒郯王、文济王及国公、平章以下文武僚属千八百六十余人,将士八万四千五百余人,马驼杂畜以巨万计。”

        王保保全军覆没,独与妻子毛氏逃至蒙古和林。尽管在此之后的几年中,他在岭北,特别是在明洪武五年,于和林大败明将徐达,“死者数万人”。但这些局部战场的胜利,已不足以改变明王朝统一天下的历史命运。

        明史徐达传中,记述徐取胜战例很多,战果往往一笔带过,唯独把这次的战果写得如此详尽,从另一侧面,可以看出此战之重要。

        沈儿峪之役对于巩固新兴的明王朝有决定性作用,故而彪炳史册。徐达逝世后被朝廷追封为中山王,时人将徐达修建的这座战垒命名为中山垒,以纪念一代名将。

        硝烟散尽,昔年金戈铁马之地,刀光剑影早已远去,只留下历史的绝响。如今定西市城市建设中将它作为关川河景观带的一部分加以保护扩建,现在已成为定西人休闲之处。(记者 刘小雷)

          CopyRight 2010-2015 wwww.chinajiuquan.com Corporation,All Right Reserver
          甘肃省酒泉市委宣传部主管   甘肃省酒泉市酒泉日报社主办   酒泉市新城区神舟路27号
          甘[2010]00001号  00125001   互联网新闻服务许可证号:6201025
          93.6002毫秒,当前页未生成,请刷新本页继续自动生成!
          OnPreInit:0毫秒
          收到请求--B0JX68H2:0毫秒
          读取数据库--B0JX68H2:31.2001毫秒
          解析:31.2001毫秒
          更新访问人次:78.0001毫秒
          分析结束,准备显示处理:78.0001毫秒
          显示处理-正文前:78.0001毫秒
          显示处理-正文:78.0001毫秒
          显示处理-导航位置:93.6002毫秒
          评论及最新图文载入:93.6002毫秒
          广告及相关文章载入:93.6002毫秒
          WebBots-开始:0毫秒
          WebBots-结束:0毫秒
          OnLoadComplete:93.6002毫秒
          页面内容载入:毫秒